706,775
Page:<First<Prev123Next>Last>

许梦丰          陈丽英、江燕玲君撰文怀念黄埔中学,述及校址唯余菩提老树犹是旧识,低回怆然,读罢口占四句:

          校景依然校貌非,了无旧迹认依稀。

          惟余卓尓菩提树,如诉沧桑对夕晖。

          林高《坐在石椅上就思考吗》很深情,这种感觉只有我们这一代人会有。如白发宫女,闲话玄宗。

          陈、江二位之作,幽微伤感。回忆过往,多数人能写,但对仅存实物凭吊追述,则不入流水作业格式。《曾绿荫哪堪枯黄》后段尤教人黯然,一场不流血的文革,如换朝易代,我非校友,读了也感伤。

                              ——许梦丰 20114月7日)

            许梦丰先生,本地书画家兼诗人,“说梦轩”主人。德明中学60年代毕业,曾出版书画集与诗集。                                                

   我们黄埔与德明似乎特别有缘,黄子萍老师的《忆黄埔话当年 兼谈黄埔精神》记述了七十年代华校校际辩论会半决赛中,黄埔遇上劲敌德明的陈年往事。

            《每一个片段是永恒》里,曾月丽同学的小学级任老师坚持认为她应该报读德明,她却满脑子友谊第一,而不惜拂逆师长的意愿,“勾了黄埔”

            《坐在石椅上就思考吗》作者林高当年的第一选择是黄埔,却被派到德明去。

江燕玲

那天晚上和忠万前往卢树卿、杨楚云和李国珍老师住家送特刊。李老师因陪伴住院留医的丈夫而交代我们把特刊留给住她隔壁座的杨老师。卢老师则因刚刚添了孙儿,到儿子家帮忙去了,特刊交给了她家人。我们和杨老师合影,忠万可能是很饿了,按相机快门时,手指颤动不稳!

隔天中午,李国珍老师来电话,说当晚她就急不及待的翻阅特刊,以至兴奋得彻夜辗转难眠!早上还把特刊带往医院,爱不释手的继续读完。她很喜爱这本满载回忆而又别俱纪念意义的特刊,对编委的付出也表示赞赏。

筹委漏了给卢树卿老师寄发聚会请柬,谨此向卢老师致以万二分的歉意,恳请老师原谅! 8/4/2011

 

1973年的中四同学你们在哪里啊?

 

各位同学们好,

 

我们是一群1973年中四班毕业的同学, 我们想要举行同学聚会. 有意者请联络:

 

林训平: 9003 9128

方细九: 9681 9704

林国平: 9455 4384

 

谢谢!

Eekeng [purplequeenz@gmail.com] 4/4/2011

唐学屏老师

 

谢谢大家。你们的努力和坚持让黄埔师生情缘永续,也让老师们重逢,度过一个欢欣的夜晚。把短暂相聚的画面上载,让大家随时可以重温美好的回忆。

刘永年(1976 – 1979年)

放下手中黄埔情缘50纪念集,回忆又层层叠叠一幕幕的涌上心头!

 

回想当年会考名落孙山,手拿着成绩单失魂落魄的走出校门,从此不曾再踏入母校大门!是赌气或思想不成熟,一切都已成过往云烟无法挽回。母校已走进了历史,成为咱黄埔学子心中永远的遗憾和回忆了!

 

遥想。。。中一那年的音乐考试,两腿发软的站在礼堂舞台上,在李建侬老师的钢琴伴奏下,咿咿呀呀的颤不成声!胡元辉老师的美术课,大伙如临大敌般等待被“敲头”的刑罚,劫后余生者开心的因为通过老师的审查大关了!有一回我创作了一幅西湖“断桥残雪”的手工图,上面贴满了许许多多棉花代表着厚厚的雪团,后来展示在布告栏,心中洋溢着被肯定后的自豪感!

 

中一参加园艺活动,在实验室后头的“边疆”筑起了小小果园。在无数的捉虫,浇水锄泥,赶癞蛤蟆的日子里,同学们付出了劳动的汗水,也建立起真诚的友谊。还记得大伙迎来了无数丰盛成果,手捧着花生,长豆,苦瓜,玉米,蕃茄,辣椒,西瓜(只长出一粒),学习源自生活与劳动,我们是幸福的!

 

中三,刘曼龄校长的指示,只有成绩不理想者才能进修美术。我万分不舍的离开了擅长的美术,历史和地理科目,进入工科班就读。学习道路似走进了死胡同,茫然不知所措!中三/四教育制度在大改革风浪中风起云涌,同学们在大环境影响下犹入一叶扁舟行驶在惊涛骇浪中,乍浮乍沉的顺应着时势变迁。回头看,当年的导师们应该也是很苦的吧!

 

纵观四年的中学教育,即长且短。今年突见往日敬畏的老师们个个已白发苍苍,心中不觉愧究对不起老师啊!是的,无情岁月不曾为我们停留,只有美好的回忆将永留心中,伴随着老师们的爱心和教诲成为我们人生的航标。无需感伤,母校虽无法以实质形式存在,转以精神力量牵动学子,证明了重生才是永恒的!(俄)赫尔岑说过:一个民族的年轻一代人要是没有青春,那就是这个民族的大不幸。母校给我们不同年代的年轻人,各自留下了青春岁月的美好回忆,是学校成功之道也是咱们的骄傲!

 

有幸赶上末班列车成为末代华校生,虽老在社会大学碰钉子,付出更多的辛劳与努力。但我们用自己的想法来丰富精神生活,自己的人生观去衡量一切。母校老师们春风化雨循循善诱,给我们文化道德各方面的引导,将贯徹我们的一生,让我们走向更蔚蓝的一片天空,永在困难中争取前进再前进!

 

祝愿老师们身体健康!母校精神永在!

 

标和

  

我在特刊上读了李建侬老师以及林饴嫩老师的事迹,以及老林宪杰校长如何关心老师们赢得师生的尊敬。

 

捧着特刊时,极像登上一部时光倒流机,把我载到他们当年的现场,看看他们鲜为人知的一面。原来,林饴嫩老师还是校长的“女儿”呢!当年的林老师还“怕”为林校长守灵呢!

 

我想:没有曾宪坤、徐俊民,江燕玲等学友的无牌记者的采访,我等,这些错失312日聚会机会的同学,可能留下永远的遗憾了,而且,一等就要等两年,还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呢!所以,特刊的价值与意义在此!

 

另外,耶亚华校友(学长)的事迹,也是图文并茂。他可是一位马来同胞呢!我也相信,还有更多校友的动人事迹,还未记载呢?

 

说真的,如果要检验德智体群四育的效果,莫过于采访过去校友、师长更为贴切了!如果一个人,真要从生活中得到启示,确实也没有什么比从学学身边同学、老师的实际例子来得亲切了!况且,这些采访,是不含任何个人动机,所以,读来是那么的淳朴、纯真、直率与亲切!所以,我看了深为感动。

 

个人尤其喜欢谢予蔚君的摄影,那巍巍的雪山,令人神往!相信是摄于喜马拉雅山脉,可惜摄者未予说明。照片附上谢永恒君、曾月丽校友的短诗,更是相得益彰,显得隽永、深刻。是的,天地留此洪荒,红尘何须自扰?"

 

 

末了,你们真的越做越好,越搞越棒了!如果要有什么遗憾,就是在特刊上,似乎没看到何和兴同学召集的那第一次聚会,在黄埔旧礼堂举行的那一次!那是黄埔还未“关门”时吧,忘了那一年了。特刊里似乎没有这次聚会的照片吗?有吗?还是被我忽略了?我再找找看.......

 

总说一句:

 

教育是百年树人的大业。黄埔中学,虽然只有短短33年的“历史”,但也奇迹般地培养了一群肯牺牲、肯为群体出力的校友,你们便是活证!

 

33 年的寿命短了一点,但是,香港人说了:生命不在乎长久,而在于曾经拥用!毕竟我们彼此,还好好地生活在新加坡这片小小的土地上!

 

特刊上有人为了英语泪流满面,但是,我问你:如果没有了英文、华文的双语教育,我们如果还只是个纯净的所谓“华校生”,今天能生存的这样好吗,精神上会这么丰富吗?你能读懂英文报纸吗?你能不像那位70岁的老汉发出这样的概叹:新加坡这个社会,似乎与我这些老人越来越远了!

 

记得岳飞,金庸武侠小说里的“岳爷爷”吗?大家没忘记吧?他大概也只是活在世上30来年吧?但是他光辉永在,万古流芳呢!

 

再举日本为例,如果不是明治维新,他们能有今天科技吗?英文,又有什么不好?那是通到世界另一边的一道门呀!如果只懂华文,才是我,至少是我,终身永远永远的痛呢!当然,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文章,或是:“鄙蜀二僧,其一富,其一贫”也是对我们终身有深远的影响;但是,没有了牛顿,我们就不能飞来飞去;没有了法拉第,我们就没有了冷气机;更不用提到互联网,比尔盖特了,更甭提“面书”,“友地友”让我们足不出户看天下了!

 

没有那30年的尘与土,拿来那万年的功与名呢?不是吗?谦让,有什么不好?难道这不是种美德吗?

 

看看大局,看看发展,我们就不会孤寂,不会落寞,甚至还应觉得怡然呢!

明正:

 

黄埔情缘特刊2011已刚刚寄去德国。在邮局时,我忘了问多久才会寄到德国,估计是7天之内吧!不过,由于重达545GM,邮资费了$21.00, 切实贵了一点,就当作是吃一顿丰盛的新加坡美食吧!

 

说是美食,一点不过分,我是下午从慈训手中刚接过(312日当天,我个人因急事没出席),虽然之前我略有翻过,但还是花了1个多小时,还是没法读完,可见筹委们是花了不少心血的。

 

我特别喜欢封面,绿得可爱,设计者别有匠心,很有艺术感。当你收到时,请仔细看看封面,可以隐约看到“我哼起舒伯特‘冬之旅’第五首乐曲。。。明正,你的歌声在我特刊封面隐约飘扬。。。。陪衬文字的绿色的菩提叶,别具匠心,也深具寓意!

 

当然,还有李健农老师的专访,以及其他老师,像吴多标、林宪杰,林亚卿、蔡启慧老师的近照与专访文字。当然,还有蒋明德老师、刘曼龄校长。这些专访都蛮有意义的,是历史的留下脚印吧。

 

只不过,对黄埔的追思,师生们都充满惋惜之情,尤其是林饴润老师的追忆。。。读了未免有点伤感起来。我觉得,让我们以乐观一点的态度对待黄埔的失去吧!

 

第一:失去的不可能会回来,时间不可能回转。

 

第二:不管黄埔今天存不存在,也不管那棵菩提大树会不会永远长青,世界其实除了“造物者”本身,都不是永恒的!

 

第三:311日,情缘前夕,日本关东发生9级大地震,正好说明了这个道理。天灾夺去了多少无情的生命,但是日本人还是处惊不变,振作起来。

 

第四:恰恰有了这些消失,才有了新生!一位名人说过:世界上没有绝对的、永恒的事物,除了改变本身!

 

第五:就像那一片片的众多美丽的千千万万片菩提树叶,任凭你多美丽,你也不不可能要求自己永远附在树上;终有一天,终将要枯黄,要离开那他依附树支,飘落地下,化为一抹尘土的呀!

 

让我借此机会向筹委们致以万二敬意!谢谢。与大家共勉之。

 

标和

我是陈国修,看到黄埔情缘50特刊,非常高兴,在特刊的第73页里,终于看到了我以前(1971 中四A 的地理老师许崇壮老师,非常希望能与他取得联系,若有谁有许老师的联系,请让我知道。我的电话是9876-1579. 谢谢。

张国源 / 1977年中四C

魂萦旧梦何处觅

歌声细语绕菩提

青春岁月,勿忘,难忘。

黄埔情缘,再续,永续。

 

非常谢谢你们这些搞事的红衫军,

没有你们的执著和努力,也就没有3.12的聚会。

 

唱几句闽南语来谢谢你们,(闽南语流行曲我问天

 

多谢你,感谢你,呼我一个美丽唉回忆

我会衷心来期待,期待咱搁再来见面,再会啦。。。。。。

 

秋琼

 

感谢你与筹委会的努力与付出,使得"黄埔情缘永续"2011得以成功地举行.这里有一些小提议,希望来年会办得更好.

1.校友名卡可以用不同颜色或形状来区分年份,这样可让久未见面的同学较易辨认.

2.让不同年代的同学与老师拍照留念是非常有意义的.只可惜一些同学却很失望,因为没被叫到,可否照年代叫,但要叫同屆的两年,19701972,1970年的同学有些没有念高中但他们与1972同学是认识的或只叫年份,不分中四或高中.

3.难得老师们济济一堂,何不叫出席的老师们来个团体照.毕竟这机会不常有.

4.礼堂里分不同区是很好的做法,但排法有待改进.可像婚宴式,当校友来到即告之该到礼堂的哪一个角落集合.

以上只是个人的一些意见.其实你们都付出很多,做得很好.让我给你们五颗!

附件是当晚所拍的照片,可让同学们观赏.

谢谢


Page:<First<Prev123Next>Last>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