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6,775
Page:<First<Prev1234

陈荣辉老师:我要特别感谢筹委会的同学给我机会在40多年后还能见到一些同事与同学。

我也要感谢宪坤同学对我的照顾。在此,我祝大家身体健康,一切如意。(1968—1971 数学老师)

雅美老师 - 参加了黄埔情缘永续2013后的感言

吴雅美老师 - 参加了黄埔情缘永续2013后的感言 谢谢林美玲校友提供设计

吴雅美老师: 出席了2013年7月6日黄埔情缘永续的聚会后,感恩,温馨,快乐的心情久久无法平伏,脑海里总是不停地出现当时快乐的画面,虽然我不是第一次参与,我惊讶这份力量如此强大。压抑不了快乐的情绪,第二天还给三位没有出席盛会的同事拨了电话,分享与会过程的快乐。这一切都是热心的筹委会同学们送给我的极珍贵的礼物,在此让我再次衷心地感谢多位热心,劳苦功高的同学们,同时也祝愿你们的队伍日益壮大,让黄埔情缘永永远远地延续。

 

丁素英老师:在教学生涯的三十年,留下最深印象的学校是黄埔中学。这里的师生情最好,祝黄埔情缘永续!

 

白宗德老师在端蒙的情,黄埔的缘。

早报5/4/2013

 

温文儒雅的白宗德老师 白宗德老师

 摘录自早报-现在,3/4/2013的报道。

 

 

黄埔·端蒙校友会壮大母校不复在情缘犹

 

2013-04-03

 

邓华贵

李白娟/摄影

张进培/制图

部分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在母校度过的青涩岁月,也许是不少人一生中最珍贵的回忆。淡滨尼集选区议员马炎庆上个月在国会上,呼吁教育部探讨重新使用一些旧校名,以保留国人在这些已关闭的学校求学时的共同记忆。

 

  在我国的建国发展史中,却有不少中小学校因各种因素而被迫关闭,导致其校友无形中成了失根的一群。尽管如此,他们以各自的方式来缅怀母校,让母校精神继续长存。

 

黄埔中学,一个在1994年正式走入历史的名字。然而它存在的33年间,却培养出本地文教和商界许多知名人士,如资深媒体工作者曾月丽、孔子学院院长许福吉、电台DJ徐惠民和邱胜扬、电台与电视体育评述员蔡朗佳、新传媒娱乐制作部副总裁吴永华、星雅集团执行主席吴学光、书画家赖瑞龙,和旅居德国的男中音歌唱家翁明正等

 

本地一群毕业自黄埔中学的校友,为了提供一个让历届校友和老师重聚的平台,自2007年起开始举办非正式的校友会聚会,每隔两年举行一次,让同学和老师有机会重聚,分享与缅怀母校的点点滴滴。

 

  发起这一连串聚会的筹委小组组员包括:梁荣春(52岁,常务董事)、陈丽瑄(52岁,广告公司负责人)、谢国祥(52岁,教授)、蔡南发(47岁,常务董事)、赵学权(52岁,室内设计顾问)、邝玉翎(48岁,自由广告撰稿)、蔡丽贞(52岁,家庭主妇)、倪朝炳(52岁,常务董事)和李泉裕(52岁,董事)。他们大多在70年代毕业,属于传统华校生,时隔多年,对母校依然保有浓厚的情怀。

 

2007年,他们决定发起第一次非正式的校友聚会,场所选定在倪朝炳和陈丽瑄夫妇的公寓活动室里。倪朝炳笑说:那是我们第一次主办这样的聚会,完全没有经验,而且又是用业余时间来筹备,所以预计只有100人会出席。没想到那天竟然来了400多人,几乎把整个活动室和停车场给挤爆,引起了小骚动!

 

自那次举办得非常成功的聚会后,这群校友更是深感有必要在未来举办更多活动,让所有老师和校友有更多机会聚在一起。谢国祥指出:最重要的是考虑到老师。我们都已经52岁,老师则七八十岁了,还有多少时间和机会能让我们聚在一起?再说老师们年事已高,行动也许不便,所以我们想把握时间,为黄埔昔日的师生制造更多相聚机会。

 

纪念黄埔50周年冥诞

 

因此,筹委小组陆续在20092011年,在现于黄埔中学旧校址的明智中学礼堂举办了黄埔情缘永续同学会,吸引了千多人出席,场面浩大。在2011年,他们还出版了名为《情缘》的纪念集,以纪念黄埔中学50周年冥诞。纪念集通过许多照片和文字,收录了多名老师和校友对黄埔的记忆,以及黄埔的校歌和校规等。

 

  黄埔中学在1994年关闭至今已将近20年,这群校友是如何从茫茫人海中,找寻历届校友和老师?陈丽瑄透露:我们同学当中,有一对叫邓汝能和董蔷薇的夫妇,多年来一直和六七十位老师和同学保持联系,每年春节都会聚在一起。于是,我们在他们的帮助下,找到了许多失散多年的同学,2007年聚会的消息也一传十十传百,把历届不同校友都聚集在一起了。

 

百年菩提树联系两校

 

  为了举办黄埔同窗会,筹委小组组员都是自掏腰包,或向其他校友筹集活动经费,有钱出钱,有力则出力。他们在2009年,将8000多元的活动余款捐赠明智中学;2011年,更是捐赠了高达2万多元的余款,尽管唯一联系着两校的,只有校园里的一棵百年菩提树。

 

  从学校毕业至今已30多年,但这群校友聚在一起谈母校,仍是神采飞扬,求学时的情景仿佛历历在目。赵学权回忆道:那个年代,我们都把老师看做父母,非常尊敬老师,父母也完全放心把教育孩子的工作交给老师。所谓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我们当中有很多人即使是毕业多年后,也一直铭记老师的教诲。所以,有一些同学在聚会上和老师重逢时,显得格外激动,让看的人也觉得感动。

 

和老师一起捉色狼

 

  除了传授学生学术上的知识,黄埔中学校友都异口同声地指出,学校也潜移默化地培养他们在体育、艺术和人格方面的发展。蔡南发就叙述了一个令他至今印象深刻的事件:当时,很多学生每天早上必须走过一个天桥才能抵达学校,听说有个变态狂经常会躲在桥下偷看女生的裙底。有一次,陈生贵老师就来到我们班上,说你们谁要捉色狼,跟我来。我们就躲在天桥下埋伏,后来竟然真的逮到了色狼,交给老师处置。现在回想起来,老师这种见义勇为的精神,对于我们未来人生道路上的发展,起到很深远的影响。

 

邝玉翎也强调说:黄埔精神实在很独特,许多华校倒闭后,校友之间就不再有联络。然而,黄埔校友之间却有浓厚的凝聚力,把我们紧紧联系在一起。本地华校虽然已走入历史,但我想,黄埔中学可说是代表一个时代,一个华校生的时代。

 

  它特别的地方也在于,无论学生有多坏,成绩有多烂,学校都不会放弃他们。还记得我中四那年考得不好,但成绩没坏到可以重修的地步,结果既不能留级也不能升上高中。当时,我们的训育主任陈忠明老师就对我说,要是现在放你出去,肯定会学坏,等于危害社会,于是就拉着我到校长面前求情。看到老师这一番苦心,自己变得很内疚,但也很感激,于是突然开窍,决定发愤图强把书念好。

 

寻找同窗会接班人

 

    今年76日(星期六),黄埔中学校友将在明智中学礼堂举行黄埔情缘永续2013”聚会,欢迎历届黄埔校友出席。梁荣春笑着说:往年的聚会都是在3月份,今年定在7月是因为我们原本没打算举行聚会,本想举办到2011年就让它告个段落。没想到今年3月,却接到一些老师和同学的来电,询问今年聚会的详情,非常感动,才意识到这么有意义的聚会,是值得继续办下去的。

 

  筹委小组希望通过聚会,联系上8090年代毕业的校友,成为小组接班人,好让黄埔精神继续流传下去。小组也希望召集更多义工协助筹办来年的校友聚会,以及筹集更多款项用作活动经费和捐赠明智中学。

 

有兴趣成为义工,或是在聚会上分享求学时的旧照片、回忆等,可电邮至:contact@whampoasecondaryschool.sg,或上网www.whampoasecondaryschool.sg

 

黄埔中学创立于196152日,首任校长为林宪杰,最初只有八班中一生,隔年增至十班新生。1964年毕业的第一批中四生取得95.5%及格率的成绩,使黄埔中学一跃成为当年数一数二的华校,并在隔年设立了高中部。

 

  除了学业,学校当时也重视学生的人格修养,并且让学生有机会在喜爱的体育或艺术项目发挥所长。80年代初,由于招收的华文源流学生逐渐减少,黄埔开设了英文部。1987年,黄埔在校长陆家祺的领导下,由传统华校彻底转型为以英文为第一语文、华文为第二语文的中学。

 

步入90年代,黄埔学生人数日益减少而改成单班制,中二到中五的学生只有262名。面对学生人数逐年剧减的困境,黄埔被令于1994年底关闭,正式走入史册。1999年,明智中学迁入圣威菲立路(St Wilfred Road1号的新校舍,即黄埔中学的旧校址。

 

端蒙中学关闭后校友会才成立

 

  除了黄埔中学,本地有许多中小学在7090年代期间,也面对停办的厄运。譬如,从198612月至1991年底五年间,关闭的小学就多达44所,中学则有7所。

 

  于1906年创办的端蒙中学历史悠久,在全盛时期没有校友会,但在19951月关闭后,隔年却出现了校友会。自1996年起,校友会每年都会举行活动,联系校友的感情。譬如在2006101日,校友会配合母校的校庆日,于海皇歌剧院举办端蒙世纪校庆晚宴,为已不存在的母校庆祝百岁生日,吸引了700多名老师和校友出席,场面盛大。

 

  校友会副会长吴令声(49岁,玻璃室内建筑商)说:我们每年都尽量在101日举行同窗会,以配合校庆日。此外,有时也会和义安公司联手举办中秋活动,农历新年时举办新春团拜。每次在潮州大厦举行聚会时,总是挤满了整个礼堂,所以今年应该会换个地点举行。

 

  他透露,今年的聚会暂定在928日(星期六)。与往年不同的是,今年还会有摄影和书画展,展现端蒙中学深厚的文学书画底蕴。吴令声希望将更多90年代的毕业生引入理事会,接手来年的活动筹办工作,好让端蒙中学的传统延续下去。

 

重用旧校名?

 

淡滨尼集选区议员马炎庆上个月在国会拨款委员会辩论教育部开支预算时,呼吁教育部探讨是否该重新使用一些旧校名,以保留国人在这些已关闭的学校求学时的共同记忆。他透露,之前有一名三山小学的校友向他反映,母校与其他学校合并后消失的失落感,而希望教育部考虑以旧校名为任何一所新学校命名,并表示将愿意为新学校付出贡献。

 

马炎庆认为,这类例子相当普遍,并指出学校关闭后,校名往往是联系几代校友的唯一桥梁,对于保留国人的集体记忆,与强化新加坡身份认同感起着重要作用。因此,他希望教育部能在保留学校身份认同感方面,多下一点心思。

 

  其他在70年代被迫关闭的学校有:钟南学校、民众学校、快乐学校、民主学校、培基学校等。80年代关闭的学校包括:经禧学校、朝阳学校、柏城小学、直落亚逸小学、蒙克山小学、笃德小学、景万岸小学、成保小学、仁光小学、笃行小学、广扬小学、正华学校、广福学校等。

 

  90年代和2000年之后关闭的学校则有:中峇鲁学校、立达小学、德儒小学、实乞纳学校、美华礼学校、公立培华学校、剑桥小学、智雅小学、崇德小学、大仁中学、信立小学、泽高小学、德礼中学等。

 


Page:<First<Prev1234

To Top